李忠人

李忠人简介


李忠人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

萧条的山林,遍地的落叶,
荒芜的小路,裸露的层岩,
一条近似干涸的溪流,
在沟底的乱石堆中蜿蜒穿行,
它时缓时急,跌出许多个积潭,
潭水清澈见底,泛着凛凛寒光,
潭底大小石头滋润鲜亮,
跃动着以黄为主的纯净,
间以多彩纹理的缥缈幻化,
却在水的深处,潭的中央,
显出一片突兀的黑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2/2 9:56:27 李忠人 阅读(104) | 评论 (0)编辑


炎炎的夏日突起了一股窝旋的雨云,
那云柱上冲碧霄,下垂层峦的一巅,
雨云在移动,越过一道又一道山脊,
高天之上,层云也在迅速地聚敛,
与下相接,给那垂云增添着威势,
渐成气候,云色变黑,遮蔽了天空的一爿,
这边还阳光熠熠,那边已是大雨如注,
只见雨脚的长线在旷地上齐整地移前,
明暗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2/2 9:52:29 李忠人 阅读(109) | 评论 (0)编辑


失去了色彩和生命的光焰,
也失去了你丰腴的饱满,
沉浸在这幽暗冰冷的溪塘,
只剩了残躯剔透的玲珑,
哦,那细密完整的经脉,一丝丝
还载着曾经多少的情和梦?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1/14 22:36:44 李忠人 阅读(149) | 评论 (2)编辑


我在大山的茂密林区,
见过许多藤本的植物,
它们看似纤细又婀娜,
实为攀附寄生的一族:
有的从地面便已开始,
紧贴、缠绕住近处树木,
一圈又一圈攀援向上,
坚定有力不畏你任何高度;
有的则平地悬空腾起,
直挂往耸入云霄的梢端顶部,
难以想象那弯曲扭折的身躯,
如何跨越了这离奇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1/11 12:02:18 李忠人 阅读(189) | 评论 (1)编辑


在烈焰中走向极点的冰冷,
在火光里进入永恒的黑暗,
每座城市,都有向全体居民
提供这样一种服务的客栈,
每当前来送行的亲朋,神情肃穆,
走出告别大厅,来到阳光的庭院,
便会拭去眼泪,舒气长叹:
心态放好,不争不抢,才能长居世间。
同行的人一致赞同,
似对人生都有新的悟禅。
这时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1/6 17:42:06 李忠人 阅读(154) | 评论 (1)编辑


为什么一声接一声叹息,
为什么时常轻轻抽泣,
因为我心抑郁,
它被所爱的人儿遗弃。

为什么这叹息如此深重,
为什么眼泪如此滚烫,
因为我心哀恸,
曾经的你我那般情浓。
LIZHI 2017、10、22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0/22 19:22:50 李忠人 阅读(147) | 评论 (1)编辑


分离的痛是这般深切,

割断的情是这等哀戚,

愿长歌当哭,带上我的洞箫,

隐没深山,远离纷繁虚幻的城市,

在幽静荒僻的清清溪岸,

把这孤独揪心的思念奏启,

河水悠悠兀自流淌不尽,

我的凄清的箫声也永不止息,

藤蔓会紧紧缠住了我的腿脚,

我也终将化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0/1 0:16:27 李忠人 阅读(187) | 评论 (1)编辑


未成想最后的道别,
竟在人流如潮的街头,
且是那般客气礼貌,
知道心已远,不可挽留,
便也尽力含了嫣然的笑,
和临别一样地摆手,
轻盈转身,试图
留下我的妩媚,
却在刚刚背过脸的一刻,
滚烫的泪喷涌而出,
怎能说分就分,
曾经的情就此抛丢!
似玫瑰被尽力挤压,
太多委屈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9/16 18:49:05 李忠人 阅读(179) | 评论 (2)编辑


秋雨淅淅沥沥,
无声落在林丛,
绿的山野更显寂静,
一切都俯伏不动。
白的雨点成丝成线,
细细密密无始无终,
当你把这唯一动的物体凝视,
时间便似停止退回到过往,
就如流动的河水看得久了,
两岸快速地倒行一样。
LIZHI 2017、9、14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9/14 16:56:50 李忠人 阅读(157) | 评论 (1)编辑


秋雨淅淅沥沥,
无声落在林丛,
绿的山野更显寂静,
一切都俯伏不动。
白的雨点成丝成线,
细细密密无始无终,
当你把这唯一动的物体凝视,
时间便似停止退回到过往,
就如流动的河水看得久了,
两岸快速地倒行一样。
LIZHI 2017、9、14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9/14 16:49:44 李忠人 阅读(168) | 评论 (0)编辑


李忠人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