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忠人

李忠人简介


李忠人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

曾记得童年乡村的夏夜,
庭院或门前铺一领席子,
躺了漫说些想象多于现实的闲话,
垂挂眼前的,是一天灼灼的星斗,
繁密浩瀚,壮丽辉煌,还不时地
有尾焰一个比一个长的流星斜着划过。

依照天文学界占据主流的认识,
宇宙产生于137亿年前的一次大爆炸,
由无限小的奇点到无限大的空间只在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20/8/3 21:44:20 李忠人 阅读(119) | 评论 (0)编辑



这是一条林木繁茂两侧陡崖夹峙的幽谷,
头顶上层层的树冠几乎遮蔽了整个天空,
晦暝昏暗的地面只有星点状很少的阳光,
虽然零散却因光照强烈很显璀璨和明耀,
脚下已无任何路径,两侧视线处处受阻,
探入越深越觉沟道的深远和重重的屏蔽,
加之不时传来各种山鸟声响怪异的啼鸣,
更增添了周遭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20/7/30 8:44:01 李忠人 阅读(39) | 评论 (0)编辑


没有风、没有些儿声息,时间如此漫长,日子这样沉闷,荷塘里那开放不久的花朵,已经开始衰败;
没有星、没有月的光照,夜莺依然在唱,歌声如此殷切,沉沉暗夜里那一声声鸣啭,已经变得喑哑;
如果、如果月儿不肯重吐新辉,风儿不再呢喃送爽,花儿将沉落泥塘,歌声将从此不再;
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20/7/5 22:03:21 李忠人 阅读(53) | 评论 (0)编辑


雨后湍急的山涧泛着如烟水气,

晕湿了两岸繁树和青翠的丛灌,

一侧有路的边缘是细密的杂草,

晨露未晞,间有纤而挺的芦苇,

窄细的叶子,勾勒出超长线条,

最是齐整地排列着繁密的露珠,

即使在叶子打弯转陡了的部位,

或者是在下垂深深的叶尖细稍,

仍有滚圆饱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20/6/24 22:29:01 李忠人 阅读(131) | 评论 (0)编辑


根据天体物理学家们解释,

中子星是一种奇异的物体,

仅仅一茶勺那么大的体积,

便有不可思议的十亿吨重,

这种密度极大的发光星体,

其硬度是钢铁的一百亿倍。



就是这样两颗大质量恒星,

相互吸引高速旋转着接近,

然后猛烈碰撞,合为一体,

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20/6/22 10:55:51 李忠人 阅读(160) | 评论 (0)编辑


风,有刮过的声音,水,有淌过的波纹,可那流过的时间,却无影无迹;

风,有停歇的时候,水,有静止的一刻,可那流动的时间,却永无止息;

风,可以被阻挡,水,可以被拦截,可那不具形体的时间,却无法将它留滞;

风,有急有缓,水,有快有慢,可那司命一切的时间,却行进得分秒有秩。

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20/6/16 9:25:34 李忠人 阅读(165) | 评论 (0)编辑


我是大树下紧靠根部的一株不起眼的小草,虽然纤弱,却在头顶献有一枚熟透的果子,这果子更小,但它很红,带着不甘卑微的艳丽,也带着取自大地的那一片深厚的热忱。

LIZHI 2020.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20/6/16 9:24:18 李忠人 阅读(168) | 评论 (0)编辑


逝去了,春天的花,曾经是那么的热烈,那么的蓬勃,现如今似一抹梦痕,依稀而淡远,淡远而持久。

春天的花总是先于叶子出现,喷薄如霞,成团成簇,以各样的色彩,绽放在路边、庭院,与其说是对人们盛情浓意的笑迎,不如说是冷艳的拒绝,因为天地的精华,自有其独立、超迈的品性。我们观赏留影,折枝簪花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20/6/16 9:22:40 李忠人 阅读(158) | 评论 (0)编辑


柔情的向往与可怕的死亡只在不经意的转瞬,
熠熠的光焰潜藏着黑暗深深的陷阱,
从白天到夜晚并无黄昏的过度。
LIZHI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20/6/16 9:20:04 李忠人 阅读(160) | 评论 (0)编辑


秋日里的阳光那么的透明,却于热烈中隐含着一年将尽的清虚;
秋日里的溪潭那么的透澈,却于简捷中隐藏着远超视觉的深度;
秋日里的我心那么的透底,却于淡泊中隐匿着对你久远的思慕。
LIZHI 2020.6.16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20/6/16 9:16:34 李忠人 阅读(159) | 评论 (0)编辑


李忠人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